优秀的ACMer是不打Finals的

似乎最近知乎上某篇文章挺火的,于是此处向神文致敬,以下内容纯属虚构,怎么可能有雷同。

前几天我跟一个ACMer交流,连续几个水题都没想出来。

尴尬之余,我问他:「你没有什么理想么?你现在最渴望的事情是什么?」

他转悠着大眼睛,不假思索道:「进World Finals,包吃包住那个!」

真没想道在ICPC中还有这种操作。

我问他为什么这能成为现阶段最渴望的事情,他反问「你就真的不想进Finals么?那么强的选手在一起比赛,你难道不想打一发么?」

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这么有志向的ACMer,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于是,我决定:劝退他。

这几年,在全国各地比来比去,原本无聊打比赛的我,代码风格也逐渐变得晦涩难懂,在高强度的训练中像个码农,不带一丝情感地敲着键盘。

无论是学校里,还是互联网圈,这两个圈子的ACMer各个都能独当一面,久而久之,我认识了太多优秀的ACMer,然后,我发现一个残酷的共同点——

他们都不想进Finals。

不强么?一个个都很强,什么数据结构敲起来都不按退格键。

依赖队友么?他们各个CF红中带黑,TC上红中带白,面对再难的比赛也能单人AK。

我问过其中一个ACMer,问:你渴望进Finals么?

他说:废话,肯定想进。

我问:为什么不做这方面的打算?Finals太难?

他叹气:不,我太强。

他意味深长道:优秀的ACMer都是不打算进Finals的。

跟我聊天的这个ACMer,本身就是个大神,Codeforces上因为太强被tourist用潜规则删了号,想出题却被站长担心全场爆零而拒绝。退役之后,用考试前三个小时学习了一门课的内容,他还参与若干校内校外的项目,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

他先前去美国读研,在美国工作了几年,回国后,并没有拿家里的钱,拿着在美国工作存下的积蓄,自己跑到北京创业。

最开始半年,几乎把钱赔光了,死咬着牙不跟家里说,又死要面子不肯跟朋友借,他拿信用卡贷款,终于在又一个半年后,转亏为盈。

他还从来没有放弃过打Google Codejam和Facebook Hackercup。

我还认识一个在比赛中负责读题的。

他是那种赛题刚发下来在比赛前五分钟翻阅一遍就能把做法直接报出来的人,浑身散发着要AK的气息。这几年来,他们学校的校赛、期末考试、研究生夏令营的题目,都是他一个人审的。

然而这个人却是圈子里的一股清流。

他最大的爱好便是在AK了区域赛之后给CJHwang发邮件放弃Finals名额,或者是用意念读题,看着样例就报做法,队友刚敲完就选文件按Submit,活得像是个Checker。

ACMer这个圈子,只有走到金字塔塔尖才可以任性,他也一样,在圈子里有时候身不由己,会在队友的要求下把题目读两遍。

同为ACMer,在面对现实仍是ICPC最值钱的大环境时,绝大多数人都被迫无奈,去争夺WorldFinals的出线指标,计算,分析,或者精心挑选赛区这样的做法,久而久之,人都会变得浮躁。

他却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我问他:你到底是怎么保持一颗平常心的,别人都在挑赛区,你怎么能接着活得如此潇洒自在的完全不管赛区,不怕翻车?

他笑,说:你小时候没写过作文啊?尤其是学校组织的那种征文?

我立刻懂了。

即便是不喜欢的东西,也可以用专业态度去应对,在适度妥协的同时,依旧保持自己本真的创作。

就好比在学校比赛时,我们都有好几种不同的借口对付,在AK了保证自己不会被挂知乎上婊之后,依旧会给CJHwang发邮件婉拒WorldFinals的参赛资格。

这种本真,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的,尤其是在出社会后,看尽繁华世界依旧不骄不躁,分得清妥协和执着的度,是非常难得的。

他在打完那些比赛之后,依然在默默地给CJHwang发邮件拒绝一次又一次的参赛资格,实在令人钦佩。

像他这样仿佛活成神仙的ACMer,对于各种比赛,肯定不会抱着庸俗的期待,他知道他会遇见怎样的AK技巧,所以,他不着急。

我希望你明白,ACMer的价值从来都是由潇洒的AK体现,而非由进Finals体现。

上周跟一个教练出去吃饭,他说招来的一些萌新,总会认为ACMer没必要去AK,而应该多花时间去学习进Finals的计划。

他跟我说,「可你不一样,你会一直提醒我,要我远离舒适区,要我不能安于现状,要我有危机意识,你好像特别看重比赛的AK。」

但是,若一个ACMer真想成为她理想中的样子,仍是要不屈服于这个Finals至上的庸俗时代,仍是要不妥协于这个物欲横流的主流社会。

仍是要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仍是要时时刻刻对美好满怀期待,对未来充满渴望,对经典心怀敬畏。

要记住啊,知世故而不世故,处江湖而远江湖,才是最善良的成熟。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