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他从仙界来 > 第四十章 事了(下)
听书 - 他从仙界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章 事了(下)

他从仙界来  | 作者:神道太玄|  2022-06-22 21:45:1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和之前被甩开的木桩并不一样,这一次苏仙一枪之下,木桩直接化为齑粉。

隐去身形的老头在苏仙收枪之时又出现在他正前方不远处,双手结印的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回火!”

是地地道道的华夏语言。

就很奇妙。

一团红褐色的火焰顿时从众多木屑中生出,借着这木屑的力,迅速爆燃成一个巨大的红褐色火球,将苏仙左臂灼伤。

反倒是苏仙手中的银枪,也不知道是参杂了何等的天外陨铁,在这炽烈的火焰中毫发无损,甚至一点点发烫的感觉都没有,而是一如既往的冰凉。

“探幽!”

苏仙后退一步,迅速变招,不顾及左臂的灼伤,银枪前探,顿时就绽出朵朵银花。

这银花与天上皎洁的明月相交映,在这宴会中倒是颇为夺目,仿佛是这宴会的中心一般。

这里也当然是宴会的中心。

“嗤――”

一阵银枪破体的声音传出。

显然在苏仙密集的出枪收枪之下,这个忍者老头不可避免地中了一枪。

流血了,就更不好藏匿了。

毕竟血迹和血腥味可是逃避不了的。

“回马枪!”

苏仙趁机转体收枪,回马一戳,这刚强无双的银枪,此刻顿时爆发出一阵轰鸣,这轰鸣正是破开音障时产生的音爆,突兀地吓了在场的名流一跳。

伴随着音爆而来的,正是那灿烂的枪尖银光。

这名忍者虽然有诸多诡秘的忍术,也有着出色的身体素质和战斗经验。

可是今天的这一记回马枪,同样也是苏仙的巅峰一击啊!

正所谓拳怕少壮,就算是在他巅峰时期,这忍者也不见得就能躲过苏仙的这一记回马枪,更何况老忍者现在气血已经衰落?

理所当然的,老忍者死在了这一击之下。

又是在数息之间秒杀。

苏仙在老忍者的眼中还看到了一抹不甘和难以置信。

他还有很多的秘术还没有用出来呢!

怎么突然间就死了?

不应该是这样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苏仙倒没有管他这么多,而是就地就在老忍者的身上搜着什么。

之前的那团火焰并不是正常的火焰,里面参杂了某种特殊的毒药,用来引燃的木屑也不是来自于一般的木桩。

两相叠加之下,就成了一种特殊的剧毒。

虽然苏仙体质强悍,可也不见得就能抵抗这种剧毒多久。

考虑到这一套替身术加“回火”秘术的实用性和出手的速度,这一套连招应该是老忍者浸淫已久的招数,甚至已经达到了本能。

也只有这样,才能在苏仙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出来,从而伤到苏仙。

因此,这也说明这一套连招老忍者经常演练。

而这套连招威力不俗,经常演练的话,哪怕再怎么小心谨慎,也终究还是有中招的可能,所以老忍者身上应该有解毒的解药――

如果没有,那苏仙也只能去药铺自己配药了。

自古医武不分家,苏仙作为习武之人,对于医术也有所了解,加上小时候三叔的教导,苏仙对于医药也有着自己的理解,又有了天魔残念中十几年的实验,苏仙的配药能力早就有了显著地提升。

如果苏仙此次能够安然无恙地回到外界的话,凭借他的经验,再学一下控火之术,掌握一两个丹方,就足以成为一名丹师了。

若是有足够的药材供应他实验,他还可以凭借根植于阴阳五行的药理知识研究出新的丹方。

所以若说是解毒的话,其实压力不大,就是要花费的时间比较久,甚至有可能会干扰到今年的大事情。

从尸体上搜罗出了三两物件,苏仙将之全部收到了身上。

这可是他的战利品。

从北边南下,苏仙遇见了不少麻烦,也因为缺钱的缘故做了好几次“钓鱼执法”的事情,摸尸的手法已经很熟练了。

将忍者身上的三个药瓶一一打开,用扇闻法分析其中用药,估计其大概的药性,很快,苏仙就大致分辨出了三个药瓶中的药物分别是什么。

一瓶是壮阳药,有犀角,虎鞭,地黄等药材。

一瓶是毒药,有磷粉,铅汞等物质,应当是那“回火”之术施展时所用的辅助材料,配合那种特殊的木材,就能产生毒火。

最后一瓶正是苏仙

(本章未完,请翻页)

想要的解药,有地龙,龙涎香,蜂蜜等药材,除了能够解这毒火之毒以外,还能驱虫,作为其他毒药的解药,勉强算是能解百毒吧,实用性不低。

将解药的药膏倒了一点出来,抹在被灼伤的地方,这黏糊糊的灰色药膏在苏仙的伤口上迅速就化成了透明的药液,裹挟着渗入血肉的毒素顺着手臂流下。

撕下身上白色长袍的布料,将药液小心地擦干净后,苏仙又撕下来一截布料,用宴会上的白酒浸泡之后,辅助以身上一直携带的布包中的草药包扎。

待苏仙处理好身上的伤势之后,场中的战斗也已经落下了帷幕。

马永贞一拳砸烂了一名忍者的脑袋,而脱离了那种脱力状态的两名保镖则将身前的武士手脚尽数打断。

宋子杰也将一柄武士刀插进了最后一名忍者的胸口。

至此,宋家宴会上的插曲算是正式结束。

唯一可惜的是,宋老爷伤重,恐怕是难以回天了。

“走吧。”苏仙对着毛先生说道。

“不安慰一下马兄弟吗?”毛先生问道。

“不必了,这里面牵扯到的东西太多,我们还要去拜访陈先生,不能给他再带去麻烦了。”苏仙回答。

“那你的伤?”毛先生继续问道。

“两三天的事情。”苏仙提起来他的长枪和布包,率先踏出了庄园的门。

门外是一地的尸体和血。

当然,还有纤尘不染的轿车。

明亮的灯光有些刺眼,让人不敢直视。

只是灯光下的情形并不怎么美妙。

若是等到白天,路灯不再亮了,才能看见灯泡上殷红的鲜血――

不对,彼时的鲜血恐怕已经变成了黑色的血点。

今夜的变故直接就改变了宋家。

也同样改变了苏仙的想法。

今天下午的畅聊,还有上沪繁华的景象,让苏仙几乎都忘记了,眼前是一个草率的时代。

是的,草率的时代。

人命草率,爱恨草率,枪炮草率,一切都草率。

只是草率中也有一点点非同一般的,不草率的东西――镰刀和锤子交加时,诞生的那一点点火星。

(本章完)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